[2016-02-21] 轉被動爲主動 (Turning Passivity to Initiative)

2016-02-21

轉被動爲主動

Turning Passivity to Initiative

2 Tim 提摩太後書 4:1-18

4:1 我在 神面前,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,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,

4:2 務要傳道,無論得時不得時,總要專心,並用百般的忍耐,各樣的教訓,責備人,警戒人,勸勉人。

4:3 因爲時候要到,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,耳朵發癢,就隨從自己的情欲,增添好些師傅,

4:4 並且掩耳不聽真道,偏向荒渺的言語。

4:5 你卻要凡事謹慎,忍受苦難,作傳道的工夫,盡你的職分。

4:6 我現在被澆奠,我離世的時候到了。

4:7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,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,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。

4:8 從此以後,有公義的冠冕爲我存留,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,不但賜給我,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。

4:9 你要趕緊的到我這裏來。

4:10 因爲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,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,革勒士往加拉太去,提多往撻馬太去,

4:11 獨有路加在我這裏。你來的時候,要把馬可帶來,因爲他在傳道的事上于我有益處(“傳道”或作“服侍我”)。

4:12 我已經打發推基古往以弗所去。

4:13 我在特羅亞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,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,那些書也要帶來,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。

4:14 銅匠亞力山大多多地害我,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。

4:15 你也要防備他,因爲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。

4:16 我初次申訴,沒有人前來幫助,竟都離棄我,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。

4:17 惟有主站在我旁邊,加給我力量,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,叫外邦人都聽見。我也從獅子口裏被救出來。

4:18 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凶惡,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。願榮耀歸給他,直到永永遠遠。阿們!

大家好,有一個禮拜沒見到大家,我上周送一位因車禍受傷的學生回國,原本在中國就待個一天半,但是由于天氣惡劣,我在Cape Breton 滯留了兩天,回來

的時候從多倫多回哈法的航程由于哈法大風,在中途返回多倫多,又滯留了一天。雖然感覺極度不便,但是我還是深信聖經的話: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」(羅馬書8:28)從感覺震驚,收到加航的通知,知道自己的計劃被嚴重的延誤,不是幾小時,而是幾天,到打電話確認新的航程,然後安排旅館,我最後還是接受了神冥冥中的安排。這次我沒有托運行李,就一個書包,一來爲了空出雙手幫助我護送的學生,二來我也沒有准備在中國待太久,及至多日的延誤,到我回來的時候,我的襯衫都髒得不象樣了。我也聽說了,上周教會暖氣沒及時打開,把大家凍壞了,相當抱歉。

今天我的講道的感動來自周五和大專團契同學們的分享,從我自己輕裝上陣開始聯想。我們今天的讀經來自提摩太後書4章,這是使徒保羅在世寫的最後一封信的最後一段。我很喜歡讀保羅的寫作,特別是他晚年寫的東西。他當時的心情比較複雜,一方面他判斷自己是必死的,一方面又沒有完全放棄得救的盼望。一方面他對主的信心是堅定的,也有一顆勇敢的心,但是同時他又委婉的告訴他的學生和同工,提摩太,讓提摩太來看他;也把馬可帶上,保羅告訴提摩太,他的衣服也「可以」帶來,他的書「要」帶來,還有他的羊皮卷「一定要」帶來。從可以帶來,到要帶來,到一定要帶來,還要帶另外一個人也來…我們可以感覺到,保羅的心情,他非常希望提摩太回去看他,他給提摩太一層又一層的交待,唯恐給的任務太一般,提摩太會耽誤,甚至就不去了。所以一方面,我們看見保羅的信心堅定,但是我們也感覺到他的恐慌。好像施洗約翰在監牢裏被關得太久了,他也有点失落彷惶,也不那麽肯定了;他讓他的學生去問耶稣,我們等候的彌賽亞真是你嗎?聖經不隱藏人的軟弱,但是人的軟弱後面帶出神的堅強,帶出人們因为有限,在服侍神的时候可以進入到淋漓盡致、毫無保留、甚至犧牲的境界。我們也可以看到神使用平凡的人,完成偉大的事情,還有人們最後的犧牲,都是神的恩典,因爲追根究底,人在世上的一切都會成爲過去,能夠把自己的人生完全的擺上爲了換取天國的價值不是容易的,聖經裏面保羅、彼得、還有其他的使徒,一開始傳道的時候,無論遇見什麽危險、什麽逼迫,都是得到神完全的、奇迹般的拯救,他們被監禁、被石頭打遇見船難、被毒蛇咬,神都讓他們得救,神讓監牢倒塌,差派天使營救,透過神迹奇事,驅逐他們的敵人,讓他們無往不利下面他們一邊走,他們人生的擔子變得越來越輕省,也可以說,他們由于服侍神,放下的個人的夢想、個人的財富、個人的自由越來越多;當然,這裏也有神的安排與督促,隨著時間的進程,神允許他們的環境變得越來越嚴峻。好像耶稣曾經對彼得說(約翰福音21:18):「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:你年少的時候,自己束上帶子,隨意往來;但年老的時候,你要伸出手來,別人要把你束上,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。」耶稣所有的門徒,除了賣主的猶大,他們的人生的模式都是一樣的,他們的信心越來越堅定,擔子越來越輕省,擺上的越來越多,但是生活越來越拘緊,考驗越來越嚴峻,到最後他們都爲主獻上的自己的生命(除了約翰被放逐)。嚴格的說,好像保羅在提摩太後書裏面所沈澱出來的情況,他的環境變為被動,但他接受他的被動。爲了服事主,他作出很大的犧牲,雖然裏面有人無法控制的被動成分(保羅還是一直為他的釋放努力,所以被監禁並不是他主動的選擇),但是這些基督徒接受神的安排,也把神的安排,神的心願變成他們自己的心願與計劃。

耶稣自己在客西馬尼園,在他自己被抓起來前,也有同樣的經曆,所以有這種看似被動的成分並構成問題,也不羞恥,除了顯示人是人,顯示真正的犧牲不是人不知道活的美好,不知道什麼是害怕、什麼是猶豫,而是信徒克服這些,義無反顧的背起十字架,更顯示信徒如何接受神的安排,順服神與配合神,從而把神的心願變成自己的心願。保羅最後只剩下一件東西在他自己的人生的行囊裏:他對提摩太說:「務要傳道,無論得時不得時…」

我們討論勤作主工(備注:「勤作主工」是我們教會2016的年標),那麽傳道就是今生我們最重要的任務了,是嗎?是不是我們如果必須攜帶一件不可少的東西在我們的人生行囊裏,它就應該是「傳道」這個使命?

我想如果真要問這個問題,那麽我們可以這麽看:從技術的角度,答案是肯定的,我們務要傳道,其他一切都可以放下,這個任務不可以放下。

但是,聖經也告訴我們,我們不會永遠都要傳道,聖經在歌林多前書13810節這麽說:「愛是永不止息。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于無有,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,知識也終必歸于無有。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,先知所講的也有限,等那完全的來到,這有限的必歸于無有了。」講道,講道的才能、聖經的知識,這一切有一天,在永恒裏,不僅僅是變得不那麽重要了,而切是要歸于無有。明白嗎,既使是保羅說的「傳道」的工夫,有一天都要歸于無有。但是聖經告訴我們,爲什麽我們要傳道,以及跟隨主耶稣,效法他犧牲的人生。要我們自己解釋我們說什麽都難以擺脫功利的色彩,唯有說,這一切是爲了愛。耶稣爲什麽來到世上,因爲神愛世人,耶稣來爲我們作出犧牲,因爲他接受了神的安排,他把自己的被動,變爲主動,他接受了天父給他的杯、但他欣然接受,因爲他也繼承了、接受了神的愛。

我們服事神,做主的工作,有被動的成分,好像保羅也說過(林前9:17):「我若甘心作這事,就有賞賜;若不甘心,責任卻已經托付我了。」,所以既使我們服事神了,爲神做了什麽了,我們並不誇口,因爲我們不能夠說我們總會自動、自主會爲主付出那什麽,做什麽。沒有神的主動,把考驗帶給我們,我們不敢說我們會主動的爲主作出什麽犧牲,很多時候,我們僅僅是把我們的被動變成主動罷了;很多時候,我們一開始是被動的。保羅說(歌林多後書12:9,`10):「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,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。我爲基督的緣故,就以軟弱、淩辱、急難、逼迫、困苦爲可喜樂的,因我什麽時候軟弱,什麽時候就剛強了。我們也可以加上,信徒的環境什麽時候讓他們被動,他們就什麽時候主動了。

這次由于航行延誤,我在Cape Breton多出兩天的時間,讓我可以見到那裏的大專團契的弟兄姊妹們,也因爲知道自己在上主日無法回來,我把在中國的時間從一天半,延長到三天,從原先計劃的看我的兩位叔叔,到看到了五家親戚,其中也發現有遠離上帝的人,讓我知道要更迫切的爲他們禱告,也有機會和我在中國的幾位堂兄弟的孩子們傳福音,把我向自己親人傳福音的工作又延伸了一代,讓我最感恩的是我終于找到了我惦記了十多年的一位堂姐,一直知道有這個人,但是從前只有一次我訪問我的四姑的時候,她正好也探訪了我的姑姑但是我到的時候她正好要離開,我只記得她的背影,一直沒有機會聯系她,向她傳福音,這次我終于找到她,我到她家,她和姐夫,都心裏有數我是去向他們傳福音因為我堂姐的母親(我的四大媽,四伯父的妻子)也相信了耶穌,天天禱告一直到她回天家;他們都准備好了,都專心聆聽我的分享,還作筆記,甚至還要求把我分享的聖經的經節抄下來,最後我們一起禱告,我知道他們相信了主耶稣。飛機的延誤造就了這些,但是是上帝讓飛機延誤的,一開始,我感覺相當被動,但是上帝幫助我把我的被動變成了主動。是不是萬事都互相效力呢?

我會哈法的時候由于這裏風太大,飛機不能降落,又飛回多倫多,我都要瘋了,又要耽誤一天。但是感謝主航行很順利的改好,航班是第二天下午兩點,但是聯系旅館,一直到淩晨五點才聯系好,我都開始認爲住旅館都是多余的了,但是由于身體極度不舒服,血壓升高,鼻子都流血,我還是決定入住,在機場我遇見兩位中國學生,原來我們是同一班航班從北京回來的,我也向她們傳福音,其中有一位的名字我聽過,是過去一位來哈法的家長在禱告的時候提出來的,她讓我們爲她的女兒禱告,雖然我對上帝說,以後是不是可以不用這種方法安排我向人們傳福音,後來我也不再這麽說了,我接受神給我的被動,不論得時不得時,總要傳道。

最後回來的時候在飛機上有和一位日本老師傳道,她帶一位女士,和她的孩子到加拿大某私立高中就學,從她們的穿著,姿態,我感覺她們有可能就是日本皇族成員的孩子。當我知道這位老師就帶一位孩子來加拿大,我問她,孩子的父親是不是一位大人物,她會心的點點頭。

最後就是作出租車回哈法市了,我完全沒有感動要向司機傳福音,原先就想一句話不說直到目的地了,但是還是強迫自己禱告上帝,讓上帝給我我需要的愛,動員我。司機是印度人,我們就從如何作咖哩雞開始討論,一直討論信仰,最後我也很感動,他聽到了耶稣的故事也很感動(人們聽分享感動了,或者感覺您打擾他了,我們不會不知道的)

這次回來,我把自己的經曆和感動稍微和大家分享。我做得還是很有限。我離開北京的時候,在我住的旅館巷子口的一家眼鏡行配了一副眼鏡,去機場之前,我去拿,路上看得那麽多的行人,一個個我不敢多看他們,因爲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,即將離開北京了,看到他們我很傷感,誰向他、向她、向他傳福音呢。眼淚在我的眼睛裏打轉。一點不假。保羅寫的最後的一封信,最後一段話:「務要傳道,無論得時不得時,總要專心…」,真是他人生行囊中最後唯一的負擔,這負擔來自神對世人的愛,神的愛是永不止息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